联系我们

地址:

电话:

邮箱:

西藏军区后勤部驻日喀则某大站勤务班一名平凡

发布时间:2018-12-19 12:09 阅读

西藏军区后勤部驻日喀则某大站勤务班一名平凡的战士

:今天上午,中国和吉尔吉斯斯坦主管机关边防部门在中吉边境地区成功举行了“边防联合决心-2013”反恐演习。

这次演习旨在扩大上海合作组织在国际反恐斗争领域的作用和影响,加强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主管机关边防部门在反恐维稳工作中的务实合作,提高双方对边境和口岸管控能力,有效震慑和打击“三股势力”渗透破坏活动,共同维护地区安全稳定。

演习总体情况构想为:上海合作组织地区反恐怖机构执委会分别向中、吉通报,国际恐怖某组织将借道吉国向中国派遣恐怖分子,采取货物夹带方式偷运武器弹药。为粉碎恐怖分子企图,两国决定在中方吐尔尕特口岸建立联合指挥部,在边境地区实施联合反恐怖作战行动,歼灭恐怖分子。

演练分为室内推演和实兵演练两个阶段,中吉双方共投入1075名兵力参演。演习采取视频同步传输与播放视频短片的方式进行远程观摩。设置“搭建联指、预检筛查、边境捕歼”等五个演习科目,重点演练双方边防部门情报交流、联合决策、联合行动的方法及实兵围剿的战术动作。此次演习的针对性、操作性很强,较为真实地反映了当前边境反恐形势和管控状态,展示了中吉双方清剿恐怖分子的能力和水平。

本次演习是一次高水平、专业化的联合反恐演习,有三个主要特点,一是联合演习充分体现了“互信、协商、尊重多样文明、谋求共同发展”的“上海合作组织精神”;二是演习科目设立充分体现了边防职能特点;三是信息科技手段的广泛运用,充分体现了扁平化指挥理念和科技管控边境的水平。

演习结束后,公安部边防管理局局长武冬立、吉尔吉斯斯坦国家边防总局副总局长杜伊申彼耶夫上校对此次联合演习都给予了高度评价,认为此次演习将双方的反恐合作推向一个全新阶段。

上海合作组织地区反恐怖机构执委会、国家有关部门、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观察员国边防部门等负责人,中国驻俄罗斯、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等国家使馆警务联络官和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有关部门负责人观摩了演习。

今天上午,中国和吉尔吉斯斯坦主管机关边防部门在中吉边境地区成功举行了“边防联合决心-2013”反恐演习。(编辑:记者部网络组)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军网”或“解放军报电/讯”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作品,版权均属中国军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

盛夏之夜,海拔4500米的西藏高原某部训练场腹地,一场以快反、侦察为战术目的的对抗演练悄然拉开序幕。担任红方侦察分队的侦察连二排三班官兵就着微弱的夜光,奉命疾速消失在黑暗的高山峡谷中。

一场博弈,双方斗智斗勇。圆满完成侦察监视、拔点破袭等任务后,战士王金泉突然感觉视线模糊,眼内有种黏黏的东西,并伴有肿胀发痒症状。

因小王的“红眼病”具有传染性,医生对他采取了隔离治疗,同时对同他接触过的战友采取了预防性措施。经过近两个星期的治疗,小王眼睛痊愈如初,视力没受大的影响,他开心地说到:“以后可要保护好这双眼睛啊!”

传染性结膜炎,俗称“红眼病”,又叫“暴发火眼”,是一种急性眼部传染疾患。根据不同的致病原因,可分为细菌性和病毒性结膜炎两类。二者临床症状相似,但流行程度和危害性以病毒性结膜炎为重。该病全年均可发生,以春夏季节较为多见,治愈后免疫力低,而且流行快,是部队野外驻训期间应重点防治的疾病。

红眼病大多涉及双眼,仅少数为单眼患病。患病早期,病人眼部发痒、视力模糊,有黏性或黏液脓性的分泌物。由于分泌物的粘附,患者晨起时常睁不开眼。红眼病潜伏期短,会感到双眼烧灼、眼睛磨痛,紧接着出现眼皮红肿、流泪。严重的结膜炎还会在结膜上出现一层膜,可伴有头痛、耳前淋巴结肿大等全身症状。需要提醒的是,病毒性结膜炎有时会累及到角膜,患者会觉得看东西不清楚,同时严重怕光、流泪,此时应尽早就诊,以免延误治疗,危及视力。

患“红眼病”后要积极治疗,一般要求及时、彻底。主要根据临床表现依据病情使用药物,发病3-4天病情即达高潮,给予正确的治疗后病情逐渐减轻,10-14天即可痊愈。

细菌性结膜炎有显著的结膜充血及黏液脓性分泌物。常使用抗生素药物,如妥布霉素、氯霉素等治疗。根据病情轻重,每2-3小时点眼药1次,晚上睡前可涂抗生素眼膏,如红霉素眼膏、金霉素眼膏等。

病毒性结膜炎可由腺病毒、单纯疱疹病毒和带状疱疹病毒等引起。急性期的治疗可使用抗病毒药物,并发细菌感染时加用抗菌滴眼液治疗。

高原地区自然环境恶劣,各种病原微生物广泛存在,结膜又直接与外界接触,所以病原微生物常可通过手、水等媒介的直接接触传播,引起结膜炎。预防“红眼病”和预防其他传染病一样,必须抓住消灭传染源、切断传播途径两个环节。具体措施如下:

定期对营区环境消毒。准备充足的杀毒、消毒药品以及相应的器具、设备,以便驻地营区环境的消、灭工作开展。重点对饭堂、野战厕所等容易滋生细菌病毒的场所进行杀毒处理。

养成良好的卫生习惯。由于“红眼病”病人眼分泌物中含有大量病毒、细菌,在日常生活中,通过手或物均可传染,因此平时要养成良好的个人卫生习惯,注意不用脏手揉眼睛,饭前便后洗手。万一接触到沾有病菌的物品应用肥皂洗手。

适当与患者保持距离。预防该病主要是控制传染源,患者所用毛巾、眼镜等须经常消毒,并分开摆放。当出现官兵患病后,与之接触人员可适当使用消炎眼药水进行预防。

规范对患病者的管控。发现该病应及时向主管卫生、防疫部门报告,立即就医治疗,并采取适当的隔离措施,避免扩大传播。病人洗漱用品严格隔离使用,每日煮沸消毒或用开水浇烫;其他物品,用75%酒精擦拭消毒或煮沸消毒。治疗过程中,注意观察病情,防止眼部并发症发生。

李素芝,西藏军区总医院院长。在雪域高原先后主刀开展首例高原浅低温心脏不停跳心内直视手术、背驼式全肝移植手术、介入治疗等手术,创造了500多项高原医学第一。先后荣立一等功1次、二等功2次,荣获“全国民族团结进步模范个人”“全国道德模范”“全国双百人物”等称号。2013年8月,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签署命令,授予李素芝“雪域高原好军医”荣誉称号。

李素芝:提起“结膜炎”,大家想到的病因通常是细菌、病毒感染,其实除此之外,高原复杂多变的自然环境,包括风沙、强光以及强烈的紫外线照射都可诱发眼部患病。其他如用眼习惯不好,长期视疲劳、吸烟饮酒也可使眼睛患病。较为常见的有过敏性结膜炎、干眼症等。

李素芝:患过敏性结膜炎的官兵,眼痒是最显著的症状,同时还伴有鼻痒、打喷嚏等过敏性鼻炎的症状。急性过敏性结膜炎患者可在短期内使用激素类眼药水滴眼,以及服用抗组胺药。治疗慢性过敏性结膜炎也可以在短时间内用激素类眼药水滴眼,但激素类眼药水只能在短期内使用。最好的方法是,让官兵先做眼结膜细胞刮片,然后进行脱敏治疗,这样才能真正达到治本的目的。

干眼症是指因泪液的量或质的异常引起的泪膜不稳定和眼表面损害,从而导致眼部不适症状的一类疾病,为常见的眼表疾病。天气干燥、长时间注视电脑屏幕或开车、睡眠不足等均可诱发或加重病情。出现干眼症时,可用“玻璃酸钠”滴眼液缓解不适症状。要注意调护和预防再次复发,避免长时间用眼,养成经常眨眼的习惯。

常见的沙眼,是沙眼衣原体引起的一种慢性传染性结膜炎。沙眼感染早期引起不同程度的怕光、异物感、分泌物增多等,眼睑结膜血管充血,严重者可侵犯角膜而发生角膜血管翳。治疗以局部用药为主,常用利福平、红霉素和氧氟沙星滴眼液等。急性期或严重沙眼患者,除局部用药外可口服四环素或磺胺类药。

李素芝:当眼部不适时,许多官兵常会自行选购眼药水点用,有时的确能缓解或消除眼部不适。然而,如果官兵对自己的眼部症状判断失误,或对眼药水的利弊知之不足,不仅会延误眼病的及时治疗,还可能出现药物不良反应,甚至损害视力。因此,在选用眼药水前必须对自己的眼部症状有一定了解,搞清楚哪些眼部症状不宜自我治疗。如当眼部症状已影响视力、单眼发红且分泌黏性物和眼部有不同程度的疼痛时必须及时就医治疗。

李素芝:在预防方面,官兵最好是养成良好的卫生和用眼习惯。需选用眼药水时,最好选不含防腐剂的,而且只可暂时使用,长期滴服药水并不能真正消除视疲劳,反而有损眼健康。诸如:润洁、闪亮滴眼露之类多为营养型眼药水,不以特殊治疗为目的,仅起润滑作用。这类眼药水有相当大的副作用,官兵不能产生依赖心理。

在治疗时,军医应对官兵说明药品的用法及用量,当用药引起不良反应时应当立即停止用药,避免引发严重不良后果。滴用时,要注意以下几点:

眼部发痒或异物感等不适,可选用抗过敏眼药水,如色甘酸钠眼药水。糖皮质激素类眼药水也有抗过敏作用,且效果比色甘酸钠强一些,但引起不良反应的机会较多,不宜长期使用;

不要随意滥用有扩瞳作用的眼药水,如阿托品、托吡卡胺等。若长期使用这类眼药水,极易使患者出现眼压上升、激素性青光眼、激素性白内障和视神经萎缩等严重的不良反应;

不能擅自使用他人用过的眼药水。一是防止交叉感染加重病情;二是对他人有效的药品对你不一定有效,甚至可能有害;

用眼时间较长后会自觉眼睛干涩,平时可作瞬目动作,使泪液均匀分布在角膜表面,并注意适当休息,还可使用有一定黏性的眼药水,如润舒和妥布霉素等。